浙能集團超低排放技術幫助社會改善生態環境

   作者:顧春        日期:2021-04-03   



4月3日,人民日報報道浙能集團超低排放技術。人民日報 

    

    地處三省交界,經濟發達、人口稠密,人均水資源量不到全省三成……浙江省嘉興市生態環境的壓力不小。



  這3年來,嘉興治污打了個“翻身仗”!同2017年比,2020年嘉興市控斷面三類水占比從38.4%上升到93%,PM2.5濃度下降33.3%。2019年和2020年,公眾生態環境滿意度分值提升幅度連續兩年全省排名第一。


  嘉興的變化從何而來?市委書記張兵這樣說:“我們真正把群眾呼聲放在了第一位。”


  排放是否達標,不僅看監測數據,更要聽百姓感受


  盡管全國通用的治理手段都上了,可周邊老百姓的抱怨,還是讓浙江浙能嘉華發電有限公司總經理朱朝陽如坐針氈——“空氣中總有異味,天上會下‘石膏雨’”。


  嘉華發電公司位于嘉興市乍浦鎮,是全國第二大燃煤發電廠。治污重壓之下,集團公司拍板:“上超低排放!”


  超低排放,就是對燃煤機組脫硫、脫硝和除塵設備進行提效改造,使電廠排放的煙氣污染物濃度大幅降低,達到甚至低于天然氣機組的排放標準。


  負責技術攻關的浙江天地環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,在浙江大學找到了具有先進超低排放技術的團隊,雙方準備聯合攻堅。項目上馬前,“脫離實際”的議論聲不絕于耳。“這一步跨得很大。嘉華電廠當時的環保治理水平已經處于行業領先。”天地環保總經理胡達清說,“但浙能集團意見很明確:先算民心賬,不能用排放達標搪塞群眾。”


  2014年5月,我國首臺燃煤電廠煙氣污染物超低排放裝置,在電廠8號機組成功投運。2016年底,8臺機組全部實現超低排放,每年約減排二氧化硫3900噸、氮氧化物4900噸、粉塵1700噸。


  電廠超低排放改造總共投入14億元。改造完成后,百米高的煙囪看不見煙氣,整個發電廠沒有煤灰煙塵,沒有一絲異味。


  污染物去哪了?胡達清介紹,煙氣回收后,二氧化硫成了脫硫石膏,煙塵變為建材原料粉煤灰,氮氧化物則變成水和氮氣,基本實現無害化。在嘉華電廠落地的超低排放技術,先后獲得浙江省科技進步一等獎和國家技術發明一等獎。


  超低排放帶來的變化,最有感觸的是周邊住戶。“過去低氣壓天氣時,乍浦鎮頭上黑壓壓的一片云,窗戶常年沾著油污,大白天衣服也不能拿出去晾曬。”當地居民胡其生家離嘉華電廠不到兩公里,他說:“現在乍浦環境出了名的好,嘉華電廠掛牌工業旅游區,還是浙江省生態文明教育基地呢!”


  胡其生還有另外一個身份:生態環境監督員。2016年開始,嘉興邀請市民當環境監督員,按張兵的說法:“要以老百姓的鼻子為標準,來檢驗大氣治理的結果。”


  過去,很多居民投訴企業存在臭味,但環境檢測結果往往是“達標”。現在,全市1366名“聞臭師”,拿著政府發的生態環境監督員證,可以循著臭味進企業檢查。“我們都經過市里集中培訓。聞到臭味了,一個電話,相關部門馬上會解決并回復。”胡其生說,“達不達標老百姓說了算,哪個企業還敢亂排放?”


  正視問題,解決難題,才能贏得發展優勢,贏得百姓口碑


  2016年12月,來自嘉興海鹽縣的兩船垃圾被倒在長江口,引發廣泛關注。當時嘉興面臨垃圾無處可去的尷尬:生產生活垃圾激增,而垃圾發電廠建設跟不上。


  海鹽縣規劃在西塘橋街道開建垃圾發電廠,當時群眾反對聲一片。選址是經過反復評估的,原環保部專家也來現場查看了兩次,認為合適。但對老百姓來說,誰也不愿在自家門口建垃圾發電廠。


  “過去有段時間,經濟好了,企業多了,但環境越來越差。所以垃圾發電廠項目要落地,像個引子點燃了火藥桶。”土生土長的西塘橋街道新海村人方士妹快言快語。


  這一次,當地政府心里有譜:反復論證選擇的光大垃圾發電廠,跟大家擔憂的完全不一樣。“還是解釋工作做得太粗,才叫大伙兒不理解。”海鹽縣綜合行政執法局副局長徐海華說。


  充分溝通,才能解開疙瘩。海鹽縣組織6個工作組,縣領導帶頭跑基層,解疑釋惑;座談會開了幾十場,意見人人可以提,疑問個個都有回復。海鹽縣還派大巴車,將當地7000多名老百姓輪流送到江蘇常州,參觀光大環保能源(常州)垃圾焚燒發電廠。


  眼見為實,實地考察讓老百姓驚訝:竟然有完全不臭的垃圾發電廠,而且就建在市區,跟大超市僅隔一墻!看了又看后,群眾一個個放了心,松了口。


  “老百姓的態度最初是反對,后來是將信將疑,現在啊,那是特別滿意!”方士妹說。


  走進西塘橋街道海鹽綠能環保項目,眼前是悅目的大草坪、涼亭和噴泉,水塘里白鷺棲居。辦公樓3樓有一面玻璃墻,垃圾場就在眼皮底下:鐵臂抓斗一次抓起5噸生活垃圾,投入焚燒爐。“垃圾場完全密封,把空氣抽進燃燒爐幫助燃燒,垃圾場形成負壓,異味自然不會逃逸。”海鹽綠能環保項目副總經理孫明圣說。


  垃圾車進發電廠,要過兩道門。每道門落下后,都是密閉負壓狀態,卸垃圾過程也保證沒有臭味散發。這樣一來,辦公樓緊挨著垃圾場也不受影響,臨近小區更是沒有異味。發電廠的排放標準極其嚴格,比如,歐盟氮氧化物排放標準是每立方米200毫克,這里只有50毫克。


  海鹽綠能環保項目建成后,周邊很多居民報名來工作。現在,這里成了浙江省工業旅游基地,外地來參觀考察的團隊絡繹不絕。


  近3年,嘉興共建了46個固廢處理廠、6座垃圾焚燒發電廠,日處理能力達到7350噸,所有污染氣體排放都達到歐盟標準。全市每天產生的5000多噸垃圾,均能得到無害化、資源化處理。經濟效益賬更是算得明白:原來海鹽轉包倒垃圾,需260多元一噸。現在有了垃圾發電廠,每噸只需85元。


  “正視問題,解決難題,才能化‘危’為‘機’,贏得發展優勢,更贏得老百姓的口碑!”嘉興市生態環境局局長曹建強感慨。


  聯合治水,河長聯袂巡河,促產業升級,百姓幸福感滿滿


  寬約30米、深約2米的麻溪港,是嘉興市秀洲區王江涇鎮與江蘇省蘇州市吳江區盛澤鎮的界河。初春,鵝黃的柳枝垂到清清水面,鷺鳥悠閑滑翔,一派江南水鄉景象。


  這里曾是一條魚蝦絕跡的黑臭河。“原來河底淤泥不時冒出惡臭,別提有多鬧心。”58歲的王江涇鎮古塘村村民馮桂榮回憶。


  從2014年開始,浙江、江蘇兩省分別實施生態環境保護專項行動,加大治水力度。


  嘉興市秀洲區和蘇州市吳江區,都有不少噴水織機,是第一大污染源。為了凝聚治污共識,僅古塘村就召開上百場座談會,討論“我們需要什么樣的幸福”。


  馮桂榮家里有12臺噴水織機。“好的年景,一年穩賺30萬。但村里動員后,我第一批響應淘汰。咱們心里明白,錢是賺了,但臭氣熏得人頭昏腦漲,連澆菜的干凈水都沒有,這日子還能長久?”


  2015年起,秀洲區累計淘汰噴水織機3.89萬臺,占總量一半;吳江區累計淘汰噴水織機近10萬臺,關停淘汰“散、亂、污”作坊1.8萬家。


  但兩地分頭管,麻溪港的水難以治干凈。2017年4月,秀洲區與吳江區豎起省際邊界聯合河長制公示牌,兩地河長開始聯袂巡河。


  “我們建了微信群,大家交叉巡河。一發現問題,馬上在群里拍照通知,兩地相關部門快速解決。”王江涇鎮副鎮長楊春偉說,真正“勁往一處使”,一些老大難頑疾很快迎刃而解。


  麻溪港江蘇段水葫蘆泛濫,浙江河長主動調來設備,增派人手,3天就清完水葫蘆。


  河底“藏污納垢”,雙方河長建議聯合開展清淤行動,雙方共同出資1億元,攜手實施清淤疏浚。浙江河長拿出兩套清淤方案,江蘇河長聯系環保企業,將淤泥變廢為寶制成磚。


  現在,麻溪港水質常年保持三類水,去年還有支流出現二類水。


  老馮現在轉產種果樹,“種了紅心獼猴桃、紅美人橘子、槜李……現在果樹種下沒兩年,收入目前是比原來低了,但這錢賺起來,踏實!”


  關于“幸福”的討論,也有了答案。“原來經營織機,有噪音、油污、臭氣。現在早起呼吸呼吸新鮮空氣,吃完早飯,拿手機聽著歌去果園干活。累了,就坐在樹下喝口茶。”老馮笑呵呵地說:“有了比較,更懂得什么是幸福!”

鏈接:http://paper.people.com.cn/rmrb/html/2021-04/03/nw.D110000renmrb_20210403_1-07.htm


竞博电竞竞猜
竞博体育赛事入口 竞博白菜金 竞博电竞赛事官网 JBO竞博直播最新地址 JBO足球app 竞博体育赛事入口 竞博白菜金 竞博电竞赛事官网 JBO竞博直播最新地址 JBO足球app 竞博体育赛事入口 竞博白菜金 竞博电竞赛事官网 JBO竞博直播最新地址 JBO足球app